主页 > 网游小说 > 直播我在升级流游戏中当戏子全文阅读

直播我在升级流游戏中当戏子

时间:2020-12-03 | 作者:琅琊子

标签: 琅琊子(下)

字体: [超大      ]

第66章 掀了房顶

  马车一路驶进了京城,在一个擂台停下了。

  “到了。”凤翔轻笑一声。

  闫歌伸出手,掀开帘子,京城的繁华景象一下子映入眼底。在这片繁华盛景中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从城门沿着护城河一路延伸开去的,一个比一个更高的红色阁楼。最高的那个几乎与皇宫并排。

  此刻,他们正停在第一个一层的红色阁楼前。阁楼几面都有门,大开着的时候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和物。

  此刻,这几扇门都开着。透过这几扇门,可以看到红色阁楼里面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  阁楼的旁边围满了各式各样的人,有看穿着朴素的,一看就是来看热闹的小老百姓;有衣着华贵,表情玩味的,想必是哪家的贵公子;还有握剑的江湖侠客……

  他们看着走下马车的闫歌,眼中带着兴奋、趣味以及其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

  “这是?”闫歌勾唇,看向凤翔。

  “飞花舞。”凤翔挑眉,眼神中流露出几丝怀念,在看向闫歌的时候则变成了打趣,“你手中的令牌,叫飞花令。拥有飞花令的人可以开启飞花舞。”

  他沿着一个个红色阁楼看去,目光落在最高的那座阁楼上,“走到那里,你就能成为凤楼的圣子之一。”

  之一?闫歌抬眸看向凤翔。

  “一个节目一个阁楼,围着这三百人中,有超过一半为你投出他们手中的花,就——”看出他眼中的疑惑,凤翔主动解释。毕竟,闫歌是他带来的人。

  “我记得,”闫歌打断他的话,“我只是来见兰小鱼的?”

  凤翔轻佻眉梢,靠在一旁马车上,双手抱胸,“那你现在要走?”在这么多人面前走?好意思吗?

  “自然——”闫歌眼尾微勾,“不走。”他从来不惧挑战,也有赢得挑战的自信。

  凤翔嗤笑一声,“兰小鱼在最高的那座阁楼上等你。”

  “这是考验?”闫歌试探道。

  考验?凤翔轻笑一声,脸上难得有了些许正经,“这是赏赐。”

  赏赐?闫歌低眸,若有所思。能在京城连续表演这么多场,还特意请了这么多人来看,于名望上有巨大的提升。

  这,的确是赏赐。如果能成功登上那座阁楼的话。闫歌将目光放在最远处最高的那座阁楼上,笑着向眼前的阁楼走去。

  走进阁楼,头顶的光被红色的屋顶给遮住,一下子暗了下来。由于是白日,所以阁楼内没有点灯,哪怕是四面八扇门都开着,也有一种阴暗的感觉。

  闫歌抬头看向房顶,唇角轻勾,既然是在京城的第一场表演……拔剑出鞘,剑光绕房顶一圈,阁楼四周传来轰隆的声音。

  【昙华大大想干什么?】

  【我闻到了皮皮虾的味道……】

  “这——”阁楼外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响起。这是个什么情况?

  闫歌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掌心一翻,一掌将阁楼的房顶给打了出去,落在一旁的护城河中,沉入河底。

  【这,这是直接掀了房顶?】

  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】

  外面围观的人目瞪口呆,他们在京城生活了这么多年。虽然这飞花舞只见到过那么寥寥数次,但谁表演前也没像这位一样先掀了房顶啊!

  凤翔轻笑出声,倒是乐于看热闹。

  “萧兄,这个圣子,有点狂啊。”远处有人轻敲着折扇说道。

  “或许。”

  “不知道他比起你家的那位冰瑶大家如何?”他用扇子抵着下巴,眼中带着一丝趣味。

  “更胜一筹。”

  “萧兄,”他察觉不对,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好友,“你们认识?”

  “旧友。”萧诩温和地笑了起来。

  【终于再次等到两大主播同框。】

  【知道昙华是NPc之后,心中的那种不真实感终于消下去了。就是,这么可能真的有人这么博学!】

  【我爬墙去昙华那里看看,他准备表演什么节目。】

  将光屏的弹幕收入眼底,萧诩温和摇头笑了。他本来以为剑客无双比他轻松些,现在看来,同是天涯沦落人。

  余光将弹幕收入眼底,闫歌朝外看去,与几米外萧诩的眼神对上,勾出一个笑容。

  萧诩心中一紧,安慰自己道,别怂,现在自己已经是10级的官员了。更何况这是京城,普通的江湖侠客还没动手,就被抓了。

  闫歌轻笑一声,挥手,将萧诩身旁那人的扇子吸入手中。

  洛筠手上一轻,扇子没了。他看向萧诩,眼中带着似真似假的怒火,“言羽,我的扇子可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萧诩转过头来看他,“世子还是自己去吧。”

  “哦?为何?”洛筠轻哼一声,看着他,摆出一副若是他今天说不出个正当理由来,就要和他绝交的样子。

  【哈哈哈哈哈哈因为他怂】

  【怂就一个字】

  因为我怕剑客无双提剑来杀了我。萧诩在心中默默说道。他笑容不变,一双黑眸轻轻眯起,“世子不是正想认识一下?”

  【我就爱主播这一本正经地说谎】

  【论怂货的自我修养】

  “也是。”洛筠桃花眼弯起,“我家正好还缺一位美人。”

  萧诩听见这句话嘴角一抽,脸上温和的笑容险些没有绷住。天地良心,他真不知道洛筠还喜欢男的。

  【噗——】

  【完了,主播你完了。】

  “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美人要怎样用我的扇子了。”洛筠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掏出来一把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扇子。

  萧诩看着阁楼中的闫歌,我什么都没听见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【然后美人拿着扇子穿透了你的胸膛,血染红了扇子。】

  【画面感极强】

  阁楼内。

  闫歌将扇子拿到手中才发现,扇子上没有画着美人,而是提着两行字。与初看之下留下的风流纨绔的印象,有了那么细微的差别。

  他看向一直站在角落处,拿着长笛的人,“有劳。”

  那人身着白衣,裙摆带着些清秀的绿意。头顶用翠绿色的玉冠束发,整个人如同挺拔的青竹,清雅而坚韧。“吹什么?”

  • 共94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32
  • 33
  • 34
  • 35
  • 36
  • 37
  • 38
  • 39
  • 40
  • 41
  • 42
  • 43
  • 44
  • 45
  • 46
  • 47
  • 48
  • 49
  • 50
  • 51
  • 52
  • 53
  • 54
  • 55
  • 56
  • 57
  • 58
  • 59
  • 60
  • 61
  • 62
  • 63
  • 64
  • 65
  • 66
  • 67
  • 68
  • 69
  • 70
  • 71
  • 72
  • 73
  • 74
  • 75
  • 76
  • 77
  • 78
  • 79
  • 80
  • 81
  • 82
  • 83
  • 84
  • 85
  • 86
  • 87
  • 88
  • 89
  • 90
  • 91
  • 92
  • 93
  • 94
  • 下一页

  • 琅琊子的作品全集